商業模式
站在商業、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

站在商業、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

天貓圖書與上海志達書店和杭州博庫書城聯合打造的“新零售”書店樣闆,除了流程自動化之外,通過個性化的算法推薦,向讀者挖掘并推薦相關延伸書籍,以期進一步提升書店坪效。

WeWork撕掉共享經濟最後一塊遮羞布

WeWork撕掉共享經濟最後一塊遮羞布

租工位長期是共享辦公主要盈利手段。為了走出困境,共享辦公向入駐企業提供各種服務,比如資源對接、融資路演等配套服務。

互聯網大佬打臉史

互聯網大佬打臉史

總結互聯網大佬的個性不一,他們所偏好的表達方式也各有差異。不論是張口就來顯個性,死不承認杠到底,還是兜售情懷假正經,亦或是狂放煙霧收漁利,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觀點、輸出情緒、回應質疑、擺平危機。

俞敏洪:提成工資制是“毒奶”,新東方差點被它害死!

俞敏洪:提成工資制是“毒奶”,新東方差點被它害死!

決策對不對沒有客觀的指标,沒有人告訴你現在投,一定能夠成功,鬼才知道,就你知道。就像朱元璋當和尚的時候不會帶領大家當皇帝,最後時機到了就果斷下決定。

瑞幸咖啡終于露出原形

瑞幸咖啡終于露出原形

未曾消散的質疑下,瑞幸似乎也在慢慢作出改變。從前,兩塊錢當一塊錢花,現在,兩塊錢當四塊錢花;從前,一心做咖啡,現在,一心多賺錢;從前,成為星巴克,現在,不做星巴克。

AI融入旅遊業“複利效應”終于顯現

AI融入旅遊業“複利效應”終于顯現

與傳統的旅遊服務相比,使用AI的方式能否被廣大旅客所接受?這或許不再是一個問題,在人工智能的介入下為旅客所帶來的便捷和效率隻會多不會少。

别了,安利“神話”

别了,安利“神話”

在微商、跨境電商、各種社交電商等新零售模式百花齊放的背景下,安利直銷原本所代表的購物便利性優勢已經完全喪失。

一份飛機餐的價格秘密

一份飛機餐的價格秘密

和國外同比,中國航空公司配餐市場雖然規模比較大,但是更為分散,甚至不少中西部的小機場都成立了航空食品公司,這導緻飛機餐質量參差不齊,管理也不夠嚴格。

急速爆紅的真實世界研究行業,還需要繼續做紮實的數據積累

急速爆紅的真實世界研究行業,還需要繼續做紮實的數據積累

未來RWS行業的發展會很需要政策上的推動,尤其需要促成數據擁有者與RWS研究機構之間的合作。大數據企業本身并不擁有數據,國内主要的數據擁有者還是醫院、科研院所、政府機關等公立機構。

地産反貪風暴,四大房企“中彈”

地産反貪風暴,四大房企“中彈”

地産行業在拿地、并購、銷售、供應、建築、推廣各個領域,都存在着盤根錯節的利益糾葛,随便哪個鍊條,都能産生灰色收入。

院線公司的多事之秋:市場加速洗牌,野蠻擴張走向頭部集中

院線公司的多事之秋:市場加速洗牌,野蠻擴張走向頭部集中

有更強品牌影響力和配套能力的直營模式,顯然更容易強化這些非票房收入。在廣告對接、數據分析、場景化配合種種方面,強力的頭部院線公司都更有競争力。

《哪吒》之前,被遺忘的中國動畫三十年

《哪吒》之前,被遺忘的中國動畫三十年

重賞之下,出來的不僅有勇夫,還有騙子。全國的投機分子都湧入動畫行業,他們的目标隻有一個:賺補貼。

走出騰訊和阿裡,大廠員工轉型記

走出騰訊和阿裡,大廠員工轉型記

最近關于互聯網中年職業選擇的讨論比較多,但實際上今天的現狀和所謂危機都來自三五年前的定位和選擇。想明白自己要什麼,并全力以赴去嘗試。

OYO全複盤:印度小李的中國曆險記

OYO全複盤:印度小李的中國曆險記

OYO想從軟銀得到什麼?軟銀想要從OYO得到什麼?當《财經》記者向小李提出這個問題,他不肯給出正面回答。但如果OYO在中國做成了一家連鎖經濟型酒店品牌,這顯然不是軟銀想要的“赢”。

健身行業新玩法:一場并不輕松的“舉鐵”遊戲

健身行業新玩法:一場并不輕松的“舉鐵”遊戲

誠然,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早已熟爛于每一位創業者的内心,新型健身企業的勢頭固然迅猛,在旁觀者看來,這更像是一場“資本馬拉松”。勝利終點縱然存在,然現實往往比理想更骨感。

十歲微博的新焦慮

十歲微博的新焦慮

其實導緻微博目前困境的根源,在于頭條快手,甚至是騰訊系産品的夾擊下,微博的産品線過于單一,沒有構建出完整的産品矩陣和應用生态,已經面臨着被新時代淘汰的危機,這些給微博造成的壓力日盛一日。

少兒編程,蒙眼狂奔後的出路

少兒編程,蒙眼狂奔後的出路

2018年中之前,少兒編程的獲客成本基本在3-4千,多家拼殺後,現在逐漸上漲到超過1萬元,已經超過少兒英語。線上的流量基本集中在百度、頭條、騰訊,VC投資給創業公司的錢,最後都進了這些巨頭的口袋。

共享充電寶“終局之戰”

共享充電寶“終局之戰”

對于共享充電寶來說,這屬于渠道複利。經過各家長達三年的運營與投放,基本上鋪變了吃喝玩樂商圈,而這些區域用戶和電子煙用戶高度重合,一套人馬維護兩項業務,不失為提高收入和用戶活躍度的好舉措。

GP求生記:無錢可投,一些基金正銷聲匿迹

GP求生記:無錢可投,一些基金正銷聲匿迹

不管是否受到LP構成的直接影響,當前的VC市場,機構内部的“自我革命”正在悄聲上演,最明顯的便是賽道的轉型。

少兒編程進入頭部角逐期,西瓜創客如何做到突圍賽道?

少兒編程進入頭部角逐期,西瓜創客如何做到突圍賽道?

高速擴張的少兒編程市場如何走

點擊加載更多